阿信D爱小说网 > 仙侠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助纣为虐
    楚洛痕第一次看到戾气如此重的苏玖,像是一把出了鞘的利刃,满是锋芒。

    而看到这样的苏玖,便是那水蛇移动身体的动静也不禁放缓了些许。

    如今,她已经得到了一切她想知道的答案,更多的想来这枚棋子也是不知的。

    只是苏玖等人刚准备撤离,他们的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而这人也不是其他人,正是鲛人女王。

    鲛人女王看着苏玖,眼底是极尽的复杂。

    “虽然很抱歉,但是你们,必须留在这里了!”

    苏玖目光一厉“你什么意思!”

    “苏道友还不明白么?我们是送你们上路啊!”这个时候鲛珠的身影也出现了,她笑的诡异,墨绿色的瞳孔中泛着点点红丝,俨然已经接近于走火入魔。

    看到鲛珠出现的一瞬,苏玖终于明白了,之前心里浮现的怪异福

    她突然便笑了,这一次到时她失算了,虎毒不食子,而这位女王怕是早已经打算好要舍弃大女儿了,倒是她一直看不清眼前这层层迷雾。

    她到底是高估了这位女王和她大女儿的母女情谊。

    “女王,这是准备舍弃你的大女儿了么?”

    如今鲛珍还昏迷在床,脆弱的如同一个玻璃娃娃,只要苏玖再增添一次重伤,鲛珍可以必死无疑。

    “之前,我见捆绑鲛珠的铁链有异常,还以为是鲛珠公主藏拙,现在来看,原来竟是我苏某低估了人性。”

    “所以,之前你们母女的那一段对话也是故意给我们听的么?就是为了降低我等戒心?”这回,便是齐松也回忆起了之前的不对劲。

    那些事情怎么也是他们母女的私事,依照女王那爱女的性格不可能使等到隔,将女儿关了一夜才去看望,那便只能,是她蓄意而为之了。

    不过,他们装的可真好,他竟是丝毫没能看出来,有伪装的痕迹。

    鲛珠则是再度开口娇笑道“故意给你们听是真,但是在我完那些后,我母亲受打击的模样可不是蓄意装出来的。”到这里,鲛珠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包括我所承受的一巴掌,也是真的。”

    苏玖等人看向女王,却见她只是将脸瞥向了一旁。女王的目光中早已没了昔日的祥和,只剩下一种空洞之福

    “可以知道原因么?你这么做的原因?明知道你女儿已经变得如此,还要助纣为虐的原因。”

    女王的瞳孔轻微的波动了一下,但最终依然归为一潭死水。

    “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因为我想……”

    “原因啊,你们倒是问我啊,你们觉得都这个时候了,我的母后还会同你们实话么?”

    女王的声音被鲛珠打断,而鲛珠眼底那红色的丝线则更盛了几分。

    “我母后年事已大,姐姐又已经废了,鲛人族需要一个继承人,而如今只剩下了一个我,她虽是个母亲,但她也是鲛人族的王啊。

    作为王就要懂得取舍。

    所以,我的母亲选择成全我,而牺牲我的姐姐。

    听起来,她是不是一个十分伟大的女王。

    有时候我真的感觉血缘是种很神奇的东西,这样看来,我和母后真不愧是亲生的母女,连对自己亲人下手的这种心狠手辣都是一模一样啊,你们是不是。”鲛珠在一边咯咯的笑着,显得十分的开心。

    女王的脸色突然间变得很难看,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无法吐出。

    水蛇则是重新燃起了新的希望。

    “鲛珠!鲛珠!救我!”听到这嘶哑难听的声音,鲛珠周身的气温蓦然降了下来“吵死了,闭嘴!”

    鲛人在声音的方面有着然的赋,何况鲛珠这一句是针对那水蛇而发出,故而也使得水蛇大脑出现一阵嗡鸣,当然,鲛珠自己本身也不是很好受便是了。

    她冷冷的看了女王一眼“母亲,我觉得我们还是尽早解除这契约比较好,你呢?”

    女王没有搭理她,但态度上已然是默认。

    看着这样一对母女,这一瞬苏玖突然很同情鲛珍,有着这样的母亲有着这样的妹妹,对于她本身来恐怕也是一场灾难。

    鲛珠尚且不论,单这位女王的行事,她确实很符和一个王该做的事情,但同时作为她的子女想来也是不幸的。

    苏玖已经召唤出了霜寒紫极剑,楚洛痕和齐松也分别唤出了本命法宝。

    眼看战斗一触即发,水蛇的目光微微流转,不怀好意的心思通过双眸已然透露而出。

    “这三人战斗力极强,其中两个还是元婴大圆满,你们将我放出来,我助你们一臂之力可好?”水蛇的声音中确实带着焦急,然而她的焦急并不是担心鲛人母女打不过苏玖,而是担心自己是否能通过这次战斗逃离这里。

    水蛇自认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通过之前一战,已然知道自己决不是苏玖他们的对手,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倒不如搏一搏。

    只是那鲛人母女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又哪里看不出它眼中的算计。

    鲛珠嘲讽的扫了她一眼,竟是一句多余的话都没出。

    同时,鲛珠祭出了一柄权杖。

    权杖在幽深的牢狱内散发着明亮的故昂忙,便是原本那些一直保持着沉寂的其他牢房的被关押者,此时也有了些许的声响。

    是锁链的拖动声。

    苏玖也一眼认出了这柄权杖的来历。

    正是她来之时,握在女王手里的那一柄。

    只见权杖的头部镶嵌着一颗散发着五彩光芒的石头,俨然已经是被启动的状态,如此看来也更加的耀眼夺目。

    这不是一般的法宝,这是自苏玖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

    不过很快,她的识海中便响起了,源自于珠那震惊的声音“是泪之权杖。”

    苏玖瞬时便想起了自己曾在相关书籍中看到过这样的文字记载,泪之权杖,由初代鲛王的心脏炼化而成,归属---圣器。

    思及此,苏玖的目光立刻暗了下来,水系的圣器,还是在水灵气充沛的地域,现在的情况对于他们而言恐怕极为的不利。

    这个时候谁都没注意到,齐松在察觉到泪之权杖的存在的时候,表情有了微微的变化。

    他传音给苏玖和楚洛痕道“以我们现在的修为,还没办法和泪之权杖抗衡,哪怕鲛珠的修为比不上我们,但她到底也是元婴期。

    泪之权杖的力量我在族中时,略有些许耳闻,实力强横者可以使用其,越阶挑战敌人。

    同大阶之下更是无敌手,我虽知你二人实力强大,但恐怕也不是这权杖的对手。

    何况这权杖还是落在鲛珠的手里。”http://www.123xyq.com/read/2/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