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信D爱小说网 > 现言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番外29齐心
    om,最快更新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最新章节!    今天的京城处于一种极其微妙的气氛中,紧张而又兴奋。

    大街小巷中,不少百姓还在讨论昨天锦衣卫兴师动众地去几处官员的府邸去拿人的事,更多的人则是在议论今天即将在大理寺开堂审理的会试舞弊案。

    这不,案子还没开审,已经有一些百姓以及身着直裰纶巾的文人学子自发地聚集在了大理寺的门口,人山人海。

    此案关乎重大,关注的人也多,因此今天主审此案的人乃是大理寺卿周之秋。

    大理寺的朱漆大门大敞着,十五个读书人有幸来到公堂外近距离听审,这些人分别来自天南地北,无论是年轻、相貌还是气质全都大相径庭,其中五人是七日前曾在京兆府听过初审的举子。

    至于百姓们基本上被拦在了大门外,公堂与大门之间隔着一片偌大的庭院,因此从大门外只能看到公堂里的人,却听不清声音。

    微服出游的顾玦与沈千尘手牵着手混在大门外的百姓中。

    沈千尘从荷包里摸出了两颗桂花松仁糖,自己一颗,再往顾玦嘴里也喂一颗。

    随着开堂的时间临近,周围人声鼎沸。

    时辰一到,大理寺卿周之秋就面无表情地出现在公堂上,朗声宣布开堂,举手投足间,自生威仪。

    刑部左侍郎与左都御史分别坐在两边协助旁审。

    周之秋正想敲响惊堂木,却一眼看到了人群中鹤立鸡群的顾玦与沈千尘,手一滑,他手里的惊堂木差点没滑落。

    刑部左侍郎与左都御史顺着周之秋的视线一看,也看到了帝后,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想法非常一致:圣驾到此听审也不知道提前说一声,新帝实在太可怕了!

    周之秋眼角抽了抽,立刻打起了精神,拍了下惊堂木,高声道:“带人犯!”

    公堂两边的那些衙役们发出低沉的喝声,与此同时,一帮人被呼啦啦地带上了公堂,被衙役们推搡着跪在了地上。

    这些人犯中,不仅有韦敬则的次子韦远知、卖题的老虞等人,还有二十来个男子也都被带上了公堂,形貌狼狈,神情惶恐。

    韦远知作为此案的主犯,跪在了众人的最前方。

    七天前,韦远知曾在京兆府的公堂上挨了三十大板,之后,他就被移交刑部天牢,这段日子,他既没看大夫,也没好好休养,受了不少苦。

    此刻,韦远知看着比当日在京兆府公堂时瘦了一大圈,胡子拉碴,再不复从前的风流潇洒。

    周围大部分人的目光都投在了韦远知的身上,充满了愤怒与鄙夷。

    在大理寺卿的要求下,寺正拿着一份文书开始陈述案情,把泄题舞弊案的来龙去脉陈述了一遍,也同时说明这些人犯的身份。

    听审的众人这才知道这一众人犯中,有卖题的、买题的,还有负责印刷考卷的书铺以及几个帮着搭桥牵线找买家的中间人,这些中间人也多是勋贵官员,名头响当当的。

    堂外那些学子们目光全都落在了那十几个买题的举子上,全都变了脸色。

    他们都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考生买了会试的考卷,不由群情激愤。

    会试三年一次,每次都只取两百名,录取的名额一旦被这些弄虚作假之人占了,等于他们这些普通考生考中贡士的机率就更小了。

    这些学子们只是想想,心中就是一阵后怕,一个个神色肃然。

    这里是公堂,谁也不敢喧哗,因此举子们也就是暗暗地与身边的熟人交换着眼神,觉得新帝说得对,今科会试必须重考。重考最公平,毕竟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漏网之鱼,也不能担保这些卖题人会不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有所隐瞒。

    待寺正陈述完案情后,周之秋再度敲响了惊堂木,冷声质问道:“堂下之人,你们可认罪?!”

    回应周之秋的是一片静默,公堂之下,跪地的人犯中无一人敢出声,周围静得落针可闻。

    其他人犯都在悄悄地瞥着一旁的韦远知。

    “我是冤枉的!!”韦远知仰起头来,咬牙不认罪,双手在袖中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几天前,父亲韦敬则曾派人到刑部天牢见过他,嘱咐他改口千万别认罪,还告诉他一定可以把他给救出去。

    见韦远知不认罪,其他人犯也都有学有样地拒不认罪,纷纷地喊冤道:

    “草民是冤枉!”

    “大人明鉴,学生是冤枉的!”

    “……”

    谁都知道舞弊罪是大罪,涉及卖题的人只要认了罪,那就是一个死字,他们不认的话,说不定还有活路,说不定韦尚书家的公子还有法子。

    那些买题的举子也都抱着侥幸心理,一旦承认买题,他们的功名肯定会保不住,甚至还有可能会发配流放。

    这些人平日里哪里上过公堂,此刻全都吓得瑟瑟发抖,几乎要魂飞魄散了。

    眼看着这些人此刻居然还死鸭子嘴硬地抵死不认,听审的学子们心中的怒火愈发高昂,眼中似乎都燃烧着火焰,真恨不得冲进去把这些无耻之徒全都痛斥一番。

    顾玦与沈千尘好整以暇地看着,小夫妻俩手牵着手,偶尔交换着一个默契的眼神,等着看好戏。

    坐在公案后的周之秋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垂死挣扎的韦远知,约莫也能猜到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他再次拍了下惊堂木,令众人全都肃静,然后正气凛然地说道:“韦远知,这是你在京兆府的认罪文书,你贩卖会试考题,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你否认。”

    周之秋说话的同时,寺正把那封由韦远知签字画押的认罪文书拿了出来,将之展开,不仅是与韦远知对质,也是给在场的刑部左侍郎与左都御史过目。

    周之秋继续说着:“本官劝你还是从实招来,说,这会试考卷到底是从何处得来!”

    谁都知道区区一个韦远知根本就弄不到会试的考题,三司会审真正要审的是真正泄露考题的人,也就是韦远背后的那个主谋。

    “周大人,当日我是被京兆尹屈打成招的!”韦远知昂着脖子道,依旧咬死不认,“还请周大人为我洗雪冤屈!”

    韦远知也知道周之秋是想让他把父亲韦敬则招出来,但韦远知更知道如果韦敬则倒台的话,那么他们韦家就彻底完了,只要韦敬则在,就有办法救他。

    堂外又是一阵骚动。

    那些听审的举子们都因为韦远知的厚颜无耻感到气愤,明明人证物证俱全,他居然还敢在大理寺公堂上矢口否认,也有举子担心起韦远知如此自信,是否有所倚仗。

    审理的过程似乎一时陷入了僵持中。

    就在这时,衙役班头快步走了进来,对着周之秋附耳说了几句。

    周之秋点点头,眼神锐利。

    其他人皆是一头雾水,静观其变。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青色直裰的中年男子被带进了公堂,中年男子长着一双精明的三角眼,相貌平凡,此刻神情间紧张又局促。

    韦远知看到中年男子却是一喜,脱口喊道:“大管家!”

    有道是,宰相门前七品官,大管家韦顺是韦敬则的亲信,在外行走就代表着韦敬则,不少官员见到他也要敬他三分。

    韦远知心里彻底放心了,眼眸里也又有了神采,觉得韦顺之所以会来大理寺公堂,一定是因为父亲都打点好了。

    果然!依父亲的本事,什么麻烦搞不定!

    结果,韦顺根本看也不敢看韦远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周之秋磕头行礼:“参见周大人!”

    周之秋淡淡道:“韦顺,关于此案,你有什么要交代的?”

    韦顺这才抬起头来,抬手指向了跪在不远处的老虞,声音干涩地说道:“这个虞四是草民介绍给我家老爷与二少爷的,由他负责在京城中找买家。”

    “……”韦远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说,韦顺,你是疯了吗?!

    韦顺僵硬地转头看向了韦远知,苦笑了一声,压低声音道:“二少爷,昨天家里被锦衣卫抄了!”

    韦远知不在现场,可韦顺昨天却是亲眼看到的,看到锦衣卫从夹墙里搜出了那些见不得人的账册与书信,看到了锦衣卫从地窖里抬出一箱箱金银。

    撇开舞弊案,锦衣卫搜出来的这些证据都足以判韦敬则斩首。

    事到如今,韦顺也只能自保,就算他不为了自己,也得为他的家人着想,只能配合裴霖晔的指示在公堂上指证韦敬则父子。

    此案必须给天下学子一个交代,如此,才能重塑“会试”的威信,让天下人都知道会试是绝对公正、公平。

    “……”韦远知如遭雷击地呆在了那里,真恨不得这是一个噩梦。

    然而,臀部至今没养好的伤在明确地告诉他,这是现实。

    他们韦家已经被抄家,彻底完了!

    父亲今天之所以没出现在公堂上不是因为跑去打点,而是因为他自身难保,现在怕是身陷囹圄。

    完了,全完了!

    韦远知脸色煞白,身子像筛糠一样发起抖来,整个人近乎崩溃,颤声喊道:“周大人,我认罪!”

    “会试考卷不是我弄来的,所有事都是我爹指使我的,他才是主谋!”

    韦远知不想死,在意识到韦敬则肯定免不了一死后,他迅速地衡量了利弊,只想保住自己。

    周之秋:“……”

    其实今天就是韦顺不来公堂,周之秋也并非不能审下去,毕竟当日韦远知和老虞在李氏酒楼以及京兆府公堂上说的那些话都是有人证的,只不过这么审难免会打口水仗,过程也太拖沓。

    像现在韦顺一出来,韦远知立刻当堂认罪,整个审理过程干脆利落,案情一目了然,连外面听审的人都觉得痛快至极。

    “啪啪啪!”

    公堂外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外面听审的学子们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欣喜若狂地或鼓掌,或高喊:

    “恶人伏法,天下自有公义!”

    “周大人英明!”

    “皇上万岁万万岁!”

    “……”

    不仅是这些学子们在喊,大理寺大门外来看热闹的百姓也紧跟着一起喊了起来:“皇上万岁万万岁!”

    这喊声整齐划一,如雷动般响彻方圆一里,透出这些百姓对大齐君主最真挚的崇敬之心。

    在那此起彼伏的喊声中,顾玦带着沈千尘默默地从人群中退了出去。

    街道上还有不少路人往大理寺方向走去,吆喝着要去看热闹,唯有小夫妻俩与街上其他人前进的方向不同,慢悠悠地往街尾的方向走去。

    两人手牵着手,不时相视一笑。

    惊风赶着他们的马车远远地跟在后方,因为不敢打扰主子们谈情说爱,至少保持了百来丈的距离。

    沈千尘晃了晃两人交握的手,语调软软地问他:“我们去哪儿?”

    他们走的方向不是回宫,所以沈千尘猜顾玦另有计划。

    顾玦道:“难得出宫,我们逛逛去。”

    沈千尘当然没意见,娇娇软软地应了:“好。”

    顾玦垂下眸子,流连在她精致的小脸上,含笑道:“我们去雅茗茶楼吧,你上次不是说,那里的芝麻糕很好吃,你娘和外祖母都喜欢吃吗?”

    沈千尘眨眨眼,黑白分明的眼眸中荡漾着温柔的笑意。

    他总是这样,无论她说过什么话,他都会记在心里。

    前日下午,琥珀私下里惊叹地与她说:“姑娘,明明奴婢跟了您更久,居然还没姑爷了解您!”

    琥珀当时还说,她得更努力,对此,沈千尘只笑眯眯地给了她三个字:“没用的。”

    琥珀再努力也没用,她永远也不可能比顾玦更了解她。

    她与他之间是不一样的!

    看着小丫头自得其乐地笑个不停,顾玦挑了下眉头,正想问她在笑什么,就见沈千尘笑眯眯地指着前方一个卖花的老头道:“那边的野菊好漂亮,我买来送给你好不好?”

    顾玦:“……”

    顾玦深深地看着沈千尘,挑了下剑眉。

    沈千尘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从善如流地改了口:“你买给我好不好!”

    她的眼睛眨巴眨巴,声音要多娇软有多娇软,要多可爱有多可爱!<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2/2268/"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2/2268/</a> )</div>